判决生效两年多不执行 万年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法院没那么大头

来源:上饶电视台 栏目:热线追踪 发布于:2020-09-18 16:11:52

聚焦放管服改革,曝光怕慢假庸散。法院的判决生效后,有的被执行人可能会拒不执行,这个时候,案件的利益相关方都会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然而,万年县有几位申请执行人在多次向万年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后,却始终看不到任何的进展,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2014年,陈某军以建房的名义向曹女士借款50万元,2016年,陈某军向曹女士表示,已无法偿还借款。当时,陈某军表示,可以用自己建设的锦澜大厦中的一部分房产来偿还曹女士的债务,但每平方的价格却高于当时的市场价,曹女士无法接受。2017年,曹女士一纸诉状将陈某军告上了法庭。2018年3月,万年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陈某军民间借贷一案,并作出判决:判决生效后三日内,陈某军偿还曹女士本金加利息共计90万元。曹女士说,在这个期间他们也申请了强制执行,但没有任何的效果。

曹女士告诉记者,陈某军一共欠款2450万元,和她情况相似的还有好几个人,他们也都陆续起诉了陈某军,起诉要求偿还的本金和利息共计1000余万元。她们每次去万年县人民法院咨询,法院都有无法执行的理由。几位债权人告诉记者,他们为了案子执行的事情,几乎每个月都要跑万年县人民法院,但始终没有任何进展。更让大家接受不了的是,陈某军的锦澜大厦在这些年里,从刚开始的毛坯房,到现在已经装修好并开始出租了。

 曹女士等人向万年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陈某军的财产迟迟没有动静,而陈某军的房产却在出租,这是怎么一回事?事实是否真的像反映人所说的一样呢?在万年县锦澜大厦,记者向一楼租户询问了这里的出租价格为3万每间每年,并表示房东就住在大厦后面,随即,记者又来到锦澜大厦后询问,一名女子告诉记者房东不在,但是提供了房东电话,并表示房东的名字叫陈某军。按照这位女士提供的电话号码,记者拨打了过去。陈某军告诉记者,还有六楼可以出租,租金为9万5一年。

记者现场看到,整栋锦澜大厦,除了六楼之外,其他楼层都已经租出去了。陈某军这种行为,着实让几位反映人接受不了。随后,记者随同几位反映人来到了万年县人民法院,但执行局局长郑高科却表示,这事儿他们管不着。郑高科说,“法院有这么大的头吧?什么都可以介入。那就好咯。法院有那么大的头吧。”

 那么,万年县人民法院是否有义务对被执行人的经济状况进行核查并干预呢?记者通过电话向省高院执行局进行了咨询。省高院执行局工作人员表示,可以让法院去提取租金,对租客让他进行协执的义务。

几位反映人表示,万年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对被执行人陈某军的不闻不问已让他们心凉,早在今年8月,他们已向省高院反映了万年县法院执行不力的情况,而收到的回复却让他们十分惊讶。省高院执行局工作人员说,看了下当地反映的汇报,这个案子现在因为被执行人涉及到非吸的案件,现在他的案子的话是全部由当地的党委还有政府统一协调处置,所以暂时法院是不插手的,由政府统一协调处置。

为此,和曹女士有同样遭遇的几位反映人也向万年县公安局工会主席王广仁进行了核实。但王广仁表示,此案件不是非吸案件。

几位反映人告诉记者,早在2015年,该案件就被认定为不是非法吸资案件,但今年却被万年县人民法院“定性”成了非法吸资案件,并作为未执行的理由上报给了省高院。面对反映人的质疑,万年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郑高科却反问一句,”我法院说他非吸?“

针对申请执行人提出的此事为何会停滞不前的质疑,郑高科说,这个房子一楼二楼三楼好一点的都分掉了,分给别的债权人去了,他用合同分的,一般情况下你这个没有办证,当时也是不要符合条件的,按道理说法院可以不理,他是什么情形下分的,是县政府还有县常委在场,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当时因为欠钱,好多人要跳楼的跳楼,为了解决这个矛盾,他们就说把这个房子分一下。公安都证明的,法院判了是判了,但法院不能说就比公安局硬一点。

 郑高科说,目前,万年县政法委也已经介入协调了,只要法院能做到的,一定会做的,叫政法委拿一个决策性方案出来,他们一定会做,马上就做。

此外,曹女士也联系到了负责协调此事的万年县政法委副书记龚为民,对于此事什么时候能解决,申请执行人什么时候能拿到自己应得的借款,龚为民表示无法给出明确的答复,他们也是需要了解这个情况再跟领导报告,具体还是要执行局来做这个事。他告诉曹女士,现在还不知道具体时间,搞了那么多年,不是那么容易的,也没人牵头来管这个事,曹女士还需要等一等。

“只要我能做到的事,一定会帮你做的”,这话听起来还挺舒服,但另这申请执行人不解的是,陈某军明明有房产在出租,万年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却不采取任何措施,而是用一句“法院头没有那么大”来搪塞。陈某军的案件到底是不是非法吸资案件?为何万年县人民法院和万年县公安局的说法相互矛盾,申请执行人又该相信谁呢?法院判决的结果是具有法律效力的,但对这几位申请执行人来说,法院的判决书就像是一张空头支票。“等一等”、“迟早会解决”这话听起来很轻松,可这一等就是几年,才等到了万年县政法委的介入,现如今仍无法给出具体的时间。这不禁让我们对相关部门的“等一等”打上了一个大大问号。此事的进展,我们栏目也会继续关注。

上饶市广播电视台版权及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上饶市广播电视台”的所有作品,未经本台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上述作品。已获得本台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上饶市广播电视台"。违反上述声明者,本台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上饶市广播电视台)"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内容争议请联系 jxsrtv@qq.com
※ 新闻线索报料请拨打:0793-8300877